被讨厌的勇气 岸本一郎

被讨厌的勇气 岸本一郎

生活给了我们各种束缚,表面上看起来,这些束缚是时间的、金钱的、人际关系的,但实际上,这些束缚是心灵的。阿德勒的整个理论体系,都在试图把人从这种束缚中解脱出来,让人重获心灵自由。

第一个束缚来自于过去

很多心理学家都相信人是过去、尤其是童年经历的产物。这些经历变成了潜意识,决定着我们的人生。可本书中的阿德勒却说,重要的不是过去,而是你怎么看待过去。而我们对过去的看法,是可以改变的。

第二个束缚来自于人际关系

我们很多心理困扰都来自社会和他人的期待和评价。在阿德勒眼中,理想的人际关系大概是“我爱你,但与你无关”。

第三个束缚来自于未来

很多人目标远大,觉得只有当上CEO、迎娶白富美、走上人生巅峰,人生才真的开始,现在的生活还不叫“人生”,只能算是在通往人生的路上。当我们这么想的时候,我们就把现在贬低成了实现未来的工具。但现在却是我们唯一真正经历和拥有的。

阿德勒讲述的重点:人的烦恼皆源于人际关系

  • 否定原因论
  • 否定精神创伤
  • 采取目的论
  • 不寻求认可
  • 课题分离
  • 横向关系
  • 自我接纳、他者依赖、他者奉献
  • 最重要的就是“此时此刻”

横向关系:

  1. 不评价他人,不能表扬,也不能批评,应该鼓励,说谢谢
  2. 不要用“行为”标准看待他人,不要用他人“做了什么”去判断,而应对其存在本身表示喜悦和感谢
  3. 如果你与某个人建立起了纵向关系,那你就会不自觉从“纵向”去把握所有的人际关系。
  4. 如果能够与某个人建立起横向关系,也就是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关系的话,那就是生活方式的重大转变。以此为突破口,所有的人际关系都会朝着“横向”发展。

而您,感谢您访问该博客,我真诚的推荐您,阅读(日)岸本一郎的《被讨厌的勇气》一书,找到被讨厌的勇气,自由的享受此时此刻。

上帝,请赐予我平静,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。给予我勇气,去改变我能改变的,赐我智慧,分辨这两者的区别。

1934年美国神学家尼布尔的祈祷文

2020-12-19 周六 第二夜 要有被讨厌的勇气

  • 个体心理学和整体论
  • 人际关系的终极目标
  • “拼命寻求认可”反而是以自我为中心
  • 你不是世界的中心,而是世界地图的中心
  • 在更广阔的天地寻找自己的位置
  • 批评不好……表扬也不行?
  • 有鼓励才有勇气
  • 有价值才有勇气
  • 只要存在着,就有价值
  • 无论在哪里,都可以有平等的关系

个体心理学和整体论:

把人看作不可分割的存在和作为“整体的我”来考虑的方式叫做“整体论”,人是不能被分割的,任何事情和决定都是作为一个整体的我的决定,并不仅仅感情做支配身体。当对他人大发雷霆的时候,是作为整体的我选择了勃然大怒,绝对不是感情这一独立的存在—或者说与我意识无关—发出了怒吼。是完全的整体作出的行为。是感性和理性较量之后,整体做出的决定和行为。

人际关系的终极目标:

课题分离是人际关系的出发点,共同体感觉是人际关系的最终目标,共同体感觉是幸福的人际关系的最重要的指标。共同体感觉就是把他人看作伙伴并能够从中感到“自己有位置”的状态。 是一种贡献和被需要的感觉,但不同于寻求认可。共同体感觉 把对自己的执着变成对他人的关心。

“拼命寻求认可”反而是以自我为中心:

有人觉得你不好,那证明你活得自由,或许从中能感到以自我为中心的气息。一味在意“他人怎么看”的生活方式正是只关心“我”的自我中心式的生活方式。

你不是世界的中心,只是世界地图的中心:

理解人际关系不是礼尚往来 只关心自己的人往往认为自己位于世界的中心,对于这样的人,他人只是“为我服务的人”,他们甚至会认为“大家都应该为我服务,应该优先考虑我的心情” 主动面对人际关系课题,不是考虑“这个人会给我什么”,而是应该思考一下“我能给这个人什么”。这就是对共同体的参与和融入……


结论:人际关系的开始是课题分离,最终是共同体感觉。

课题分离就是不让别人干预自己的决定,也不主动干预别人的生活。

共同体感觉就是 感受自己处于一个整体中,自己对这个整体是有价值有贡献的

在过程中要养成掌握横向关系的方法:

相信每个人都是不同但平等的,不用去比较,看低或看高他人 适当的跳出小的共同体,坚持自己的决定和想法,任何时候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见 对别人给予关心,思考我能贡献什么,而不是我能得到什么 并不是与任何人都需要维护关系 避免纵向关系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提醒
guest
1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yancy_011
8 月 之前

haha